数码

折叠屏时代迟到的苹果能否后来居上

随着手机正面面积以及屏占比的提升,手机这个形态所能承载的屏幕大小已然达到了极限,而屏幕作为人机交互的介质,越大的屏幕往往意味着越高的交互效率,在这对矛盾的激发下,手机的形态势必要迎来一次重大的变革。就目前的趋势来看,各大厂商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折叠屏的方案,通过一个新的维度,使得屏幕的面积可以突破口袋的大小。

据微博博主@i冰宇宙消息,目前苹果已经向三星显示订购了大量的折叠屏样品,这意味苹果也要开始折叠屏产品的研发了。

 

从iPhone 1始,苹果几乎引领了整个智能手机的设计思路,但在折叠屏问世之后的这段时间里,苹果似乎显得有些迟缓,时至今日才开始进行折叠产品的研发。不过就目前的形势来看,苹果弯道超车的可能性还是有的。

谈到折叠屏产品,就不得不先说一下三星。作为全球最大的OLED供应商,三星自家就有生产高规格折叠屏幕的实力。有了家族产业链做背景,三星顺利地将折叠屏产品玩出了不同的花样。三星的折叠屏产品Galaxy Z系列有两条产品线,分别是主打竖向折叠,形态类似翻盖手机的Flip系列以及主打横向折叠,展开后大小类似平板电脑的Fold系列。

除了三星,别家的折叠屏产品也大多数是这两种思路。比如华为推出的Mate X系列,采用的就是横向折叠的方案,展开后屏幕尺寸为8英寸。而近日摩托罗拉推出的RAZR 2020则采用了与Galaxy Z Flip一样的竖向折叠思路,借此复刻了RAZR家族极为经典的RAZR V3翻盖手机。

 

那么,在其他家已经拿出可量产的,完成度相当高的产品时,苹果弯道超车的机会又在哪呢?

行业的发展比想象中慢

虽然三星Galaxy Z Fold 2在最近获得了非常高的媒体评价,但是笔者认为Fold 2代与Fold 1代并没有实质性的进步。相比上代产品,Fold 2最直观的变化是屏占比的提升,外屏方面,三星把原本哪块诡异的小屏换成了可用性更高的全面屏,而在内屏的改进上,三星取消了1代令人困惑的“斜刘海”设计,用上了主流的挖孔屏,使得展开后的视觉观感十分震撼。

但是冷静下来我们不难发现,Fold 2依然有明显的折痕,屏幕依旧无法完全无缝隙对折,大屏的安卓应用生态依旧一团乱麻并且依旧拥有一个令人望而生畏的售价。可以说,Fold 2更像是将原本60分的答卷上那些简单的题一一改正,而难以攻克的大题,也就是在折叠屏最关键痛点上,三星几乎一个都没有解决,当然笔者并不是想否定三星所做的努力,只是想表明一个观点——折叠屏手机的发展要远比想象中的缓慢。

 

整个行业发展的瓶颈毫无疑问也将是苹果发展的瓶颈,但是也正是这瓶颈,让后起步的苹果不至于被完全的甩在了后头,至少在硬件的设计这一块,苹果与三星等厂商的差距还没有拉的太大。

碾压式的大屏生态

折叠屏手机之所以难做,不仅仅在于一个个硬件上难题,还在于软件生态的适配。苹果在过去几年里一直在不断地强化其整个平板电脑的应用生态。目前Adobe已经在iPad平台上线了全功能的PhotoShop软件,并且在苹果极强的号召力之下,为iPad开发的专业级应用也越来越多。在过去的几年里,外界对于iPad作为生产力工具的可行性评估已经从“不可能”转变为“可一定程度上代替”,这种说法对于一个移动平台来讲已经是非常高的一个评价。

 而安卓方面,华为和三星也一直在做努力。这两家都不约而同地在移动大屏产品上推出了PC操作逻辑的“桌面模式”,并且在多窗口并开、分屏等功能上也有一定的突破。但是在安卓系统的大背景之下,这两家在面对苹果在大屏移动端的生态时只能望洋兴叹。实际上,就连谷歌自己对于大屏的移动产品都没有特别上心,以至于自Nexus 10之后就再也没有推出过任何平板“亲儿子”。领头羊都如此消极,安卓上没有几个像样的平板应用也就不足为怪了。

为什么笔者一直在强调苹果平板生态的优势,借用知名评测人@彭林的一段话来讲就是,当苹果做好了折叠屏产品,其完善的平板生态将可以直接用在折叠屏产品之上,这对于安卓折叠屏产品来说才是真正的降维打击。

 

可能有的朋友会问,为什么笔者会觉得苹果一定是做横向折叠的大屏产品,而不是像三星Flip系列那样的竖向折叠手机?答案就在于折叠屏诞生的目的,如果不是为了大屏,那么折叠的意义又在哪里?目前的手机形态足够小,足够我们放进口袋里,而Flip系列的形态更像是展示折叠技术,让折叠技术走出极客圈子的一种策略,而大屏折叠才是真正的未来。

在硬件设计并没有被拉出不可接受的差距,软件生态又具有碾压性优势的情况下,苹果的折叠屏产品逆袭安卓,后来居上的可能性并不低。苹果总是这样,生态先行,等到硬件技术成熟之后再出手,通过完整的软硬件体验打击对手,折叠屏如此,另一个可能的未来——AR技术,更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