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AI聊天是技术活儿但山寨ChatGPT已经在碰瓷捞金了

“到底会不会聊天?”科技巨头们正在遭遇市场的灵魂拷问。

 

由于旗下的人工智能(AI)聊天机器人巴德(Bard)“尬聊”,谷歌母公司Alphabet在当地时间2月8日股价下跌超过7%,创三个月来最大跌幅,市值蒸发约1000亿美元,因为投资者担心其新推出的Bard可能会给出不准确的回答。

无独有偶。2月9日,A股的ChatGPT概念股开盘大跌,云从科技(688327)、海天瑞声(688787)跌超10%;天玑科技(300245)、高鸿股份(000851)、拓尔思(300229)、汉王科技(002362)、科大讯飞(002230)等股票跟跌。

消息面上,2月8日,云从科技、海天瑞声受到监管工作函处理,处理事由为“关于云从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有关事项的监管工作函”,以及“关于北京海天瑞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有关事项的监管工作”。2月7日,深交所向七连板的汉王科技下发关注函,要求汉王科技说明公司人工智能自然语言处理(NLP)业务的具体产品、应用情况、研发投入及相关财务数据。

布局ChatGPT相关技术领域的科技公司股价逐渐降温。与之相对的,是假冒ChatGPT的山寨产品不断涌现,并带来明确的“销售包”与“员工招募”。正盗版之间参差的热度,是当下ChatGPT技术概念火热,但科技基础和商业模式探索前景不明的现状。

山寨产品热闹推广吸粉捞金

与二级市场逐渐降温相反,是国内冒出的ChatGPT山寨产品。2月8日,一位徐小姐在微信的同学群里发出了自己和一个叫做“智能机器人ChatGPT”的聊天记录。

徐小姐表示,这个链接是从自己关注的大小V博主那里看来的,聊了几次以后发现需要充值,出于好奇,她充了20元进去。聊天记录显示,这个自称是“智能机器人ChatGPT”在被问及关于经济、生活日常等问题时,不是答非所问就是漏洞百出。当用户发出“写一个量化策略的代码”的指令时,对方则回复了一堆汉字,令人感觉是在和“Siri的哥哥”聊天。

徐小姐称,目前国内类似ChatGPT的产品都是收钱的,用下来总体感觉失望,“确定是个冒牌货”。

记者根据徐小姐发来的链接与其进行了对话。8日晚间,这个山寨版的“智能机器人ChatGPT”还能似是而非地回两句,但9日上午已经不再对问题作出有内容的回复。

记者进一步查询显示,根据链接,这个“智能机器人ChatGPT”的背后,链接指向了“chatgpter”网站。网站首页显示“微信搜索公众号:OpenAI,点击下方ChatGPT,可以直接登录”。

再找到“OpenAI”,这一公众号自称为“当今世界最聪明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可以自动写作、写代码、回答各行业问题等等”,运营方为“许昌创亚星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ChatGPT是美国公司OpenAI的人工智能产品之一。但是企查查信息显示,这是一家位于河南省许昌市的公司,公司经营范围为“礼仪庆典服务;会议会展服务;企业形象策划;餐饮服务;酒吧服务;文化活动服务”,公司注册资本金为50万元人民币,2021年参保人数为0。这个注册于2016年的公众号最早名为“豫眼看世界”,于2023年2月6日刚刚更名为“OpenAI”。

该公司的公众号目前总共只发了两条文章,一条是“如何加入我们,成为OpenAI的一员”,另一条是“不装了,我们就是要用ChatGPT中文版跟用户一起赚钱”,内容均指向招募代理。而为了推广和奖励早期用户,该公司还专门开发了二维码分享和“GPTcoin”奖励,在被推荐人付款后生效,可以联系客服进行1比1兑换。

根据文章内容,如果个人有粉丝资源,可以向该公司交费3000元获得一个代理权以换取150个兑换码。对方对于兑换码价格建议是45~48元,每个兑换码可以使用3000条流量。对方通过测算收益率的方式给潜在的代理人员算了一笔账,150个兑换码按照45元的价格卖出可以收入6750元,扣除3000元的代理成本后,投资收益率125%。

为了确保代理的收益,对方还表示“我们官网价格是50元/2000条流量,所以代理的顾客从代理手里买兑换码比在官网购买划算,这也是我们招募代理推广的意义所在”。

这个穿着“智能机器人ChatGPT”马甲的公众号,甚至动起了有公众号等资源的个人的脑筋,给出了“一劳永逸赚佣金的方法”,称有资源的个人用户可以通过在其公众号资源中植入该公司的推广链接,以从每一笔充值中获取30%的返利。

不仅如此,微信内搜索“ChatGPT”,可搜出ChatGPT在线、OpenAi人工智能ChatGpt、ChatGPTAI入口等令人眼花缭乱的公众号。

例如,点击进入“ChatGPT在线”产品后,官方自动给出数个付费产品,有999.99元(无限次对话额度,一年内有效)、199.99元(3000次对话额度,一年内有效)、99.99元(1300次对话额度,半年内有效)等不同产品销售包。

天眼查数据显示,“ChatGPT在线”产品背后公司为上海熵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位于上海市,是一家以从事专业技术服务业为主的企业,注册资本为200万元人民币。目前暂无关于上海熵云的历史融资信息,其大股东为朱申申,持股85%,二股东为尹鹏,持股15%。

另一款提供类似服务的“GPT深蓝”也支持199元月度会员、399元季度会员、999元年度会员的ChatVIP充值机制,以及“加入代理赚钱”的业务选项。

正牌生成式AI尚处于应用探索期

相对于山寨假冒ChatGPT明确的“盈利模式”,微软、谷歌等科技公司在生成式AI(AIGC)方面的商业模式还处于摸索阶段,目前公开的主要是ChatGPT与搜索业务的结合。

微软CEO、董事长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表示,这是搜索的新一页,新的范式已经出现,军备竞赛从今天开始,我们将以最快的速度前进,每天都会加入新的内容,同时重新创造搜索引擎。

思必驰联合创始人、首席科学家俞凯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长远来看,搜索引擎和基于搜索的相关产业,有可能被颠覆。”

现在的搜索引擎基本上是基于场景知识的单轮交流,属于问答式AI。俞凯称,搜索的结果准确性主要基于知识库的数据和一次性的语义理解。ChatGPT是对话式AI,能够通过聊天、不断地反复沟通,再通过自我学习和推理能力,进一步完善。而且这个对话聊天的过程,是通过人类最熟悉的自然语言交流的方式,非常符合人类交互习惯。从搜索结果来说,ChatGPT能够快速给出唯一的答案,少去了一般搜索引擎的长网页、多结果、跳转链接等。这种短平快的信息处理方式,符合当前用户的心理。只要能够保证搜索结果的精准,那么ChatGPT代替搜索引擎这件事,或者至少是很大程度上代替搜索引擎这件事是可能的。

搜索引擎类的应用,甚至信息搜索类的应用,属于基础性应用。当底层搜索引擎被颠覆的时候,所有和信息搜索相关的这种产业都会发生变革。

俞凯称,从垂直领域来看,被影响的行业就更多了。无论是金融、医疗、制造等各领域,只要需要用到信息搜索,都有可能会发生相应的变革。目前GPT还是以文本机器人的形式来出现,相信这只是一个开始,未来一定会往语音机器人、多模态机器人去进阶,那个时候,它的能力会变得更强。

谈到当下ChatGPT的火热与产业变化,旷视研究院基础科研负责人张祥雨对第一财经表示,人工智能作为新一轮科技和产业变革的核心力量,从底层推动着社会生产力的提升。人工智能会在未来几年更快速地发展和应用,从两个方向改变世界:一是“AI in Digital”,即以 AIGC 为代表的技术浪潮,通过重构内容生产力,让数字世界发生变革;二是“AI in Physical”,即以特斯拉为代表的企业,通过构建不同形态的机器人载体,对物理世界进行改造。

张祥雨称,ChatGPT在底层数据、核心技术、用户体验等各方面都可以说是里程碑式的AI产品。从智能的角度看,AI要能完整模拟人脑,大概是“感知-决策-执行-反馈 知识/记忆”这几个模块。ChatGPT 的核心技术是AI语言大模型,关键是如何让AI模型具备逻辑推理能力,以及如何让AI学习全互联网的知识。ChatGPT基本做到了,因此在决策和知识这个环节有了很大的突破。但是它基本上是没有跟物理世界发生关系,包括输入和输出。

另外,人类在物理世界的生存能力和基础运动能力,看似简单,其实经过漫长的进化,底层机制更难被破解。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种更难学习的智能。

张祥雨称,“AI in Digital”和“AI in Physical”是两条不同的技术路线,前者背后的生成式大模型也为后者的发展带来了新的机遇。未来生成式大模型有望突破图像大模型的上限,并推动底层架构的统一。

市场研究机构Forrester分析师卢冠男对记者表示,ChatGPT的发布让 OpenAI网站的访问量迅速增长,证明了其市场需求的潜力。在这样的背景下,AI相关企业也会受到比以往更多的关注和资源。ChatGPT的发展,或者说近期整体生成式AI的发展,都是对AI 2.0 趋势的体现。

国海证券在研报中指出,随着ChatGPT的不断调优,其有望在医疗、客服机器人、虚拟人、翻译、营销、游戏、社交、教育、家庭陪护等多个领域被应用。中银国际发表研究报告称,不会低估ChatGPT长远而言所带来的潜在颠覆性,但以目前的用户体验、应用场景、进入壁垒和商业化潜力来评估,未能证明其巨大投资成本是合理的。